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反馈建议

新闻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牯岭型塘网>商学>文章

果果的树
信息来源:牯岭型塘网     阅读次数:4779    发布时间:2019-10-09 08:01:11

再次见到果果是在一个午后,他提着一株小树和一把小铁锹从家属区独自走了出来。他先是在大门口的一块草坪上踱来踱去,待选好一块满意的地后,才把树苗安放在地上。随后学着大人们的样子开始挖坑,他挖坑的样子很笨拙也很吃力,红扑扑的小脸上很快渗出晶莹的汗珠。我上前要帮他挖坑,他仔细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而后愉快地把小锹交到了我手中。我问他挖坑是不是要种树?他狠狠地点点头,并高兴地告诉我:“叔叔,你看,这是我在垃圾场那边捡来的树,没人要它啦,真可怜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令我大为吃惊的是那株小树竟是没有根须的小苗,底部露出白森森的树茎。

林源吉的心里,妈祖是位伟大的“和平女神”,是她帮助大家用智慧和胆识,敲开了两岸民间文化交流的大门。林源吉希望妈祖,永远护佑同胞心手相牵,两岸真正和平繁荣。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两岸信俗系列微纪录《大爱妈祖--这一天我在等》

台风在晚饭后如约而至,第二天清晨待一切风平浪静后,果果迫不及待跑到小树苗旁查看情况,令他倍感沮丧的是树苗折断了枝条。他捡起地上的残枝小声抽泣,伤心地对我说:“叔叔,你看它都哭啦,它多痛啊!”“没事,它能活!”“真的吗?”果果惊喜地问。“是的!”我坚定地说。

不久后,我由于工作原因调到几百公里之外的另一个部队。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梦里时常出现那个叫果果的小男孩,那些美好的瞬间、那些绚丽的画面、那些往事一幕幕出现,温暖感动着我。我不知道那个叫果果的小男孩现在如何,是不是还在苦苦等待那棵小树和他共赴一场春天的约会,是不是也正坐在了宽敞明亮的教室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学习、识字,我不得而知。但我深深的知道每棵树都有自己的春天,当然包括果果的那一棵,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3、若投资者申请办理定投和转换业务的基金未开通定投和转换业务或者处于暂停申购状态,则本公司不接受该基金定投和转换业务的申请。对于相关销售机构已受理、并提交到注册登记机构的申购申请,注册登记机构将以确认失败处理。

冬去春来,其他的树苗都开始偷偷的露出鹅黄的小芽,可果果的那棵小树还是没有要苏醒的意思。每一天,他都要到树下看一看,摸一摸,生怕小树有了闪失。他浇水,施肥,除草做得更是频繁了。他是在等待一场梦,一场关于春天的梦。他不止一次和我高兴地说:“叔叔,我妈妈说春天来啦,我的小树马上要发芽啦,我就要去上学啦!”说罢满心欢喜,童稚的表情令人动容。一天一天他高兴地来,又失望地回去,那株小树的春天迟迟不来。我知道这棵树苗原本就不会成活,也更不会有春天。我不忍心也不愿意去打破他的美梦,只是宽慰他每棵树的春天迟早都会来,只是时间不同。他仰着头紧紧地盯着我:“它也会有春天吗?”“是的,每棵树都有!你这棵也一定有,你耐心等待吧。”果果狠狠地点点头,眼神里写满期待和渴望。

从花样年华到年近花甲 他坚守深山教学39年

“小儿子的病已经没办法治了。当时全家的钱加起来就3万多元,最后决定还是把这些钱投到买苗治沙上。”说到这里,王银吉的声音有些哽咽。王银吉的小儿子没能撑过那年的端午节,就离开了他们,这成为王银吉全家人心头永远的痛。至今,王银吉仍然记得小儿子躺在床上,对他说:“爹爹,你们一定要把这片沙子治得绿绿的。”

为了做好学习的准备,他主动要求妈妈教他识字,写字,读书。他学得刻苦,可从来不言苦,为加强记忆,他把学过的字一个一个记在手背上,走到哪里,就背到哪里。天长日久,他的小手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一个黄昏,他一蹦一跳地跑到岗亭边高兴地对我说:“叔叔,我妈妈教了我很多字,我现在会写很多字啦,我还会背古诗啦,明年小树发芽的时候我就要去上学,等我长大了也要当解放军!”说罢,他在我面前流畅地背完一首古诗。我对他大加赞许,鼓励他继续识字写字,他高兴地如一只云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火车站内的高科技设备逐步取代过去的人力劳动。现在客运员少了,为旅客提供的服务却越来越精了。”霍大鹏说。

(外代二线)巴黎时装周——渡边淳弥品牌时装秀

针对事故,康女说,昨晚和妈妈先赶到台北市立万芳医院,但一直找不到爸爸,后来知道没送医的要去第二殡仪馆找,让她心很凉,直到在二殡认出爸爸后,家人都很崩溃。(中国台湾网 李宁)

果果是部队大院里的一个孩子。我是在家属区门口站岗时认识他的,那时他就六七岁的光景,脑袋大,眼睛大,身材瘦小。与其他孩子爱疯爱闹不同,有好几次我看见他一个人静静蹲在地上,看着身边的行人来来去去,匆匆过往。有时他可以一整个上午坐在树下,兴致勃勃地数着一片片嫩绿的叶子,或用小手遮在额头上,看枝叶剪碎阳光。也可以一个下午坐在地上,津津有味地观察灰头土脸的大蚂蚁在地上东奔西走。日暮西垂,晚风轻抚片片树叶,哗哗作响,归巢的鸟群扑棱着翅膀衔来一抹夕阳红。直到炊烟袅袅,一个年轻的女子站在门口呼唤他的名字,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从那以后,果果的心思就花在了那株树苗上,施肥,浇水,松土样样做得精心。咚咚咚,是果果提着小水桶来了,他小心翼翼地将满满的一桶水,浇在树苗上。看着一桶水咕咚咕咚在泥土里下陷。他欢快地向我喊道:“叔叔,你快看,它在大口大口喝水呢,喝饱了就长成大树啦!”叮叮叮,是果果拖着小锹来了,他轻轻翻动泥土,生怕打扰了树苗的一帘美梦。他一脸骄傲地说:“给你松松筋骨,你舒舒服服快长大吧!”当当当,是果果拿着肥料袋来了,他认真地将肥料一点一点撒在树苗上,得意地说:“小树你吃饱了,就快快长高吧!”我看在眼里,感动不已,我知道这棵树在果果心里早已生根发芽,滋生出无限绿色。

那个下午,上级通知可能要来台风,要求各单位关好门窗,人员不要随意户外走动。午饭后,天气骤然大变,呼啸而过的风开始舞动树木枝叶。风力由弱变强,门窗呼呼作响。果果在屋里紧锁眉头,突然他似乎想到什么,不顾母亲的劝阻带着一些木根和绳子执意跑出屋子。他的母亲在后面追赶让他赶紧回家,果果固执不肯,为了安全起见无奈只好陪他出来。他是要去固定他种的树苗啊,他母亲这才恍然大悟。等把树苗捆绑加固完成,他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看着固定好的树苗,果果高兴地手舞足蹈。“大风来啦,它们也不会怕啦!”

照片中的西方国家领导人换了几轮,只有默克尔一直在那里。

我认真地对他说:“树苗没有根是种不活的,咱们不种了好吗?”“不,我要种,爸爸说这棵树苗明年发芽的时候,我就可以去上学啦,它能长成大树!”我鼻子酸酸的:“好!叔叔帮你把小树种下,它能成活,能长成参天大树!”果果高兴得几乎跳起来,“是真的吗?叔叔,你也觉得它能活?刚才我出来时,大院里的爷爷奶奶都说这棵树苗是死树劝我给扔啦,我觉得它是活树,能活的树!”“嗯嗯,它肯定能长成大树,长成和其他树一样!”那个午后,我陪果果种下了那株小树苗,也在他心里种下一片绿荫。

台湾《工商时报》9月4日援引《华尔街日报》报道,此项计划受到特朗普政府的支持,今夏已经在众院表决通过,目前仅待参院审议过关后就可正式实施。

有一次,我忍不住上前向那位女子询问果果的情况。攀谈中得知果果是她的儿子,果果爸爸是一名连长。部队驻地偏远,孩子又有点自闭倾向,所以一时半会儿还没找到合适的学校,只能待在家里。说到这里,他的母亲无奈地摇摇头,脸上写满忧伤。

Copyright 2005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2013-2017牯岭型塘网 版权所有
http://www.espordz.com